墨卿

【网王YF】湛蓝中的那抹紫

这是我的第一篇文,距离完结也有一段时间了。文笔不好请见谅,还有这是老梗!老梗!被写烂的老梗!好了如果不介意的话请看。

Part.1
一只苍白纤细的手搭在门把手上,缓慢的转动。门打开之后入眼的只有黑暗。
“哗啦”窗帘被人从中间拉向两边,透进来的光照亮了一切。
这是一间有着简约风格的卧室。一张双人床、一扇落地窗、一个书架、一张书桌还有一个阳台,阳台上种着些植物。不过只有仙人掌和矢车菊,但是矢车菊已经枯萎独剩下依旧翠绿的仙人掌,显着彷徨、孤单……
书架上的书籍并不是很多。但是一本《小王子》就有着好几种不同的版本,可见主人对其的喜爱。旁边还有几本诗集、摄影集和阿雷诺的画集等。
书桌上摆着一个相框,上面有着一层薄灰。还可以模模糊糊的看见两个在樱花树下相拥的少年,一个比另一个稍高些。矮一点的少年有着一头柔顺的栗色至肩的头发,发丝软软的扫过脸颊,十分乖巧。虽然眼睛眯了起来,但还是隐隐的透着些湛蓝色的光,嘴角挂着如三月春风般的微笑。另一人的蓝紫色的头发微微打着卷,鬓角处长至锁骨。眉眼狭长含着笑,蔚紫色的眼眸犹如大海一样。眸里包含的温柔让人只扫一眼便会深深地陷在其中,不能自拔。一只手揽着栗发少年的腰,另一只手轻轻的把身边少年调皮的发丝轻拢到耳后。嘴巴微动,似乎说些什么。
相片被人用双手捧起,如同虔诚的教徒。拂去薄灰,修长的手指摩擦着没有任何温度的玻璃,连心也是冰凉的。
看着照片上的紫发人,不禁踉跄了几步跌坐在床边。浑身的力气被抽干了,只能躺在床上。无力的把右臂盖住自己的眼睛,左手用尽全身的力量紧紧地捏着相框,嘴中发出低声的呢喃:“
呐,幸村精市…你真的好自私,偷走了我的心,偷走了不二周助的一切!自己却消失的无影无踪,没留一点痕迹。”声音弱得只有他自己听得见。就好象自瑶声音再大那么一点便会控制不住自己将要溢出的泪水。
当不二周助把手臂从脸上拿下来时,可以清楚的看见他那已经微红的眼眶和被浸湿的袖子。被如天空般湛蓝的虹膜包围的瞳孔渐渐放大,无神的望着天花板。从嘴里发出的言语也变得哽咽。
“精市,为...为什么......你会突然的消失,你知...知不知道......你离开我的这一年里我有多么......多么...的想你。这一年.......我一直...一直......努力的在找你,可是...可是却一......一点音信都没有。期间,有好多人都劝我放弃。小景也有来找过我哦......虽然嘴上说着要我放弃,但是我知道......我知道他一直...一直在帮我找你。我相信以迹部家的能力绝对可以查到你的踪迹。可每一次我问小景时,他总是别扭的扯开话题。知道吗,那个时候的小景真的非常可爱呢。我确定他肯定有什么在瞒着我,他有他的苦处,所以并没有揭穿他。呵......直到现在我居然还在自欺欺人,真是可笑!明明自己心里怕的要命,不想接受现实却还要怪到他人头上。看,我都被你宠坏了,变得任性了呢...所以,精市能不能快点回来!我真的好害怕,害怕没有你的世界!所以这一年来我都没有勇气踏入这栋属于我和你的这个家,每一次都是拜托真田去打扫。说起来真是惭愧啊......”
慢慢的不二周助的瞳孔开始聚焦,死死的盯着照片中那个紫发的人。眼眶边的微红已经消退,瞳孔中闪过一丝决绝。
“其实,前几天你妹妹由纪找过我,说要我放弃。还告诉我你要她带话我。你体验过从天堂跌落到地狱吗?说起来真的是万分感谢呢!是你让我有了这种体验!我不二周助自出生以来第一次败得这么惨!而且还是败给了自己最爱的人,真是讽刺!我本以为由纪有了你的消息才会来找我。的确,她确实有了你的消息!只不过她说的是‘哥哥让我转告你:他对你已经没有兴趣了,请你不要在纠缠了,放手吧!对你和他都好。那栋房子我哥说他不要了,你自己想怎么处理就怎样处理吧。’那个瞬间,我感觉时间都静止了。大脑已经无法思考!就那样,我在与由纪会面的咖啡厅呆坐一下午,她何时离开的也不知道。直到咖啡店的老板拍着我的肩膀说下班了要清场了我才回过神。从那之后我思考了很久,最后我绝望了!今天我回到这个家也只是为了斩断与你仅剩的那一丝牵绊!让我仅存的一点天真在此时此地与这段恋情彻底消逝在这。当初我们在神奈川的海边立下一起走下去的誓言,现在你却连一句分手都懒得亲自给我说!这么久你果然已经厌倦了!是我太天真了!太自做多情了!我居然会把年少的一时冲动当真,想来这种想法困扰了许久了吧!你本以为这一年的时间会了断一切,却不曾想我是这么的缠人。迫不得已你让由纪说明,你是不是觉得我很恶心啊!所以连见我最后一面你也不肯!让你心烦这么久还真是对不起啊!”语调变得愈来愈急促,一开始的悲痛也变成了对自己的嘲讽。不二周助脸上常年不变的温暖的微笑竟也变得无比刺骨,好像在嘲笑身边一切的一切。但细心的人一眼便可以清晰的看见,挂在嘴边的那抹笑是在嘲讽他自己的愚蠢和天真。
“精市啊,我已经决定了!从今往后我不二周助与幸存精市形同陌路!幸村君,此夜过后你只存在被我埋没的记忆之中。希望此后再也不见!”不二周助一字一句的对着照片中的那个人决绝道,眼睛里也闪烁着坚毅的光芒。
这一夜,不二周助是盯着两人的合影度过的。当天蒙蒙亮时不二周助把钥匙埋在了门前的树下,头也不回的甩下一句“幸村君,再见。”便离开了。不久之后,远处出现了一抹隐隐约约的萧瑟的身影。
不二周助自以为斩断了所有的牵绊,却不曾想这只是一个中点。

Part.2
自那夜之后不二周助辞掉了他原本在报社的编辑工作,转职做了一名自由摄影师。
不二周助本身就喜欢挑战未知的一切事物,喜欢享受其中的刺激,对于这种刺激他乐在其中。摄影这一职业符合他的性格,所以自小便非常的热衷。本来不二周助决定在大学毕业后就带着自己的摄影机投身于这项事业中,但计划永远只是计划。在这之前,他遇到了在自己的一生中无比重要的一个人。这个人打乱了他的计划,而他也心甘情愿为了这个人放弃自己的理想。仅仅是为了有更多的时间和这个人呆在一起。他不二周助的爱情无须轰轰烈烈,只要能够平平淡淡的相守到老。在他看来这便是人生最大的幸福。所以他放弃了自己的理想,在家的附近找了一份安稳的工作,一晃就是三年。
然而平淡的生活随着那人的离去而破灭,可生活却依旧继续。
所以,不二周助重拾那时的理想。在这两月里,他去了欧洲的几个国家。游览了许多的壮阔风景,体验了不同的风俗民情。不过原来的两人,现在独剩一个,当年的光景已不复再有。从那以后不二周助的照片里独有风景,因为人去楼空,从此生死两不相见。事已如此,但不二周助脑海里仍有挥之不去过往。还记得年少时那人的承诺“周助,我会陪你一起周游整个世界。”
他想一个人独自静静,他害怕自己会沉浸在记忆中无法自拔,所以选择了逃避,来到了国外。不曾想的是这不仅没有使自己忘却往事,反而勾起了深埋的回忆。
临走时不二由美子拍了拍自家弟弟的肩“周助,去吧!玩的开心点,累了便回头看一看,你不是一个人。不要悲伤,时间会抹平一切。不要太钻牛角尖。想开些,有些事情或许并没有你想的那么绝对,也许还是有转机的。”听到这番话不二周助感到不解,难得露出迷惑的表情。歪歪头用手指捏着下巴做思考状“由美子姐姐,这话怎么说?还有别的什么事情吗?”由美子笑得神秘,用一张塔罗牌点的嘴唇对着不二周助轻声说道“姐姐的占卜什么时候失败过,相信我。时间会让你明白一切,不用太过烦恼。”紧接着由美子的语调欢快的上扬着“快点呐~周助,飞机要晚点了哦!”“由美子姐姐,这样对自己亲弟弟好吗?”不二周助不在纠结刚刚那个问题却还是一脸的迷惑。由美子笑着把不二周助推出门外,还不忘着朝屋里招呼一声“裕太,再不告别周助就出发了哦~”欢快的语调不禁让屋内的人抖了一抖。
这时,不二裕太才一脸别扭的从一旁走出来。脸颊微红,头扭向一边吞吞吐吐蹦出几个字“老哥,再见。”不二周助脸上的迷惑霎时消失,留下的只是满面的春光。
“呵呵~裕太真是可爱呢!”不二周助开启了弟控模式。
“白痴老哥,还不快走!”不二裕太炸毛。
“呜呜…被裕太嫌弃了,这个哥哥当得太失败了。”不二周助笑容顿时萎靡了。
“嗯……其实…也不是……讨厌…”不二裕太别扭度max!
“我就知道裕太最喜欢哥哥了!”不二周助笑容杀伤力max!
“快点啊!”不二裕太再次炸毛。
“是~是~这就走,果然自家弟弟最可爱了。”不二周助潇洒的转身离开,不带走一片云彩,徒留一只炸毛的裕太。
不二裕太看着此时远去的和站在家门口的身影,不禁扶额排腹“这不科学!为什么自家哥哥姐姐都是黑,自己却是一介凡夫俗子!而且!混蛋大哥你被由美子姐姐黑了,有本事你再黑回去啊!你过来黑我是几个意思啊!”虽然不二裕太内心非常的不淡定,但是还是希望大哥彻底的忘记那个负心人。他永远也不会忘记!那一天这个很天才很厉害很坚强,总是在自己前面挡住一切危险,会告诉自己“裕太不哭,哥哥会保护你的!”一直很疼自己的大哥露出了怎样的表情!不二裕太认为没有一个词可以用来形容。同时他也无法形容当时的他是多么的愤怒!他唯一想做的就是冲上去把那个人狠狠的揍一顿,可就算是这样他仍不认为可以解气,更何况是一个已经消失了一年的人。可以说不二周助在不二裕太眼里是的完美的大哥。所以他无法想象从小自己就非常崇拜的大哥居然会那样的脆弱!他感觉自己整个人就像是在做梦,飘飘忽忽的,特别的不真实。之后他去问了由美子姐姐后才明白自家哥哥跟那个谁的妹妹见面,而且那谁让他的妹妹代表他跟自家大哥决裂。那几日大哥总是把自己关在他的卧室里闷着不出来,不过好在自家白痴哥哥没有想不开。后来有一天晚上大哥没在家,直到第二天早上才顶着熊猫眼回来。
那晚过后,不二裕太表示自家笨哥哥终于想开了,决定彻底与那个人撇开关系。不二裕太觉得很欣慰,自家哥哥怎么可能吊死在一棵树上。对于不二周助说要出国静静,要忘掉那个人的想法不二裕太举双手双脚赞成。不过,从这件事最后的结果来看弟弟不二裕太果然还是太天真了!而姐姐不二由美子果然是不二家的顶级腹黑之一,无须解释!
在这三个月里,一封信从日本东京某医院的病房内寄出,历经两个半月终于抵达了东京不二宅的信箱中。同时在这三个月中的第一的月里结束了一场重大的手术。而做手术的人也不知为何一直不愿苏醒,使得站在床边的一群人不知所措。听医生说病人能不能醒来还要看天意。
人生中有太多谁也无法预知的意外。就像不二周助与幸村精市的两条不同寻常的生命线。不是一组平衡线也不是两条相交的射线,分分合合难以预料。

Part.3
三个月后,不二周助结束了他的旅行。他回到了日本东京的有亲人陪伴的家。说起来,不二周助认为他愧对自己的父母。国中时因为自己和裕太关系不和,母亲没少为此担心。好不容易兄弟关系缓和了,自己却又弄出来一个更大的麻烦。国中三年时,他与幸村精市相遇了并且相知相爱。一开始不二周助有过犹豫,他不想因为这个而和亲人闹得不愉快。不过,最终他做出了决定。他选择与幸村精市一起去面对,一起去承担一切。历尽千辛万苦才得到了两家人的认可。
现在他仍记得那时父亲严肃的质问“不二周助,你想清楚了吗?你是我一直引以为傲的儿子,从小你便很懂事不需要我和你妈妈操心。但是,这一次我希望你认真的考虑清楚后果。如果你们在一起了,未来将面临着什么你知道吗!”如今回想起来不二周助不由得面露苦笑,里面包含着不发言说的苦涩。在嘲笑幸村精市的同时又何尝不是在嘲笑他自己。笑他的年少无知,笑他的自信天真。他不知那时的自己从何而来的自信,坚定的向父亲承诺“父亲您说的我都明白,我也知道接下来我将面临着什么。不过我已经考虑清楚了,无论未来会发生什么我都相信精市会和我一起面对的,没有什么会阻止我们!精市和我会幸福的。”过去所发生的一切现在看来也只不过是镜花水月,如此的脆弱如此的的不堪一击,连自己也是。母亲也曾与自己交谈过,还记得母亲和蔼的目光,温柔的拥抱还有善解人意的话语“周助,无论怎样你都是妈妈的好孩子,我和你爸爸一直以你们为傲。想做什么就去做,无须束手束脚,哪怕只有少数人会认同。但是不用担心爸爸妈妈会永远支持你。你是我的孩子,而我唯一的希望便是自己的孩子们能拥有属于他们的幸福。就算生活贫苦或简简单单还是富裕,只要他可以健健康康快快乐乐的活着便足矣。”就是这样的话语让处在犹豫中的不二周助决定任性的放手去爱,不过没有收获而且还把自己搭进去罢了。
历经了三个月不二周助还是没有把那个人忘掉,关于那人的记忆反而越来越清晰,或许是太想念的结果又或者是自己天真的还不死心。希望他能在下一秒出现在自己面前说“周助,我只是开个玩笑,不要生气。看,我回来了,我来接你回家了。”
回到家后不二周助被告知在几天前有他的一封信放在自己卧室的书桌上了。
一进屋他便看见一封出白色的信封静静地躺在自己的书桌上,上面没有任何字迹。不二周助不禁在想最近谁会写信给他,可仔细一想还真没有什么人会写信给自己。认识的人都有自己的手机号所以一般都是直接打电话。想到这,不二周助伸手小心翼翼的拆开了信封从中取出了淡蓝色的信纸。信纸上留下了一排排不二周助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字迹。是幸村精市!当大脑显示出这个信息之后不二周助真个人都愣了,大脑一片空白。分不清楚到底是自己是惊喜还是恐惧。只能机械的有双眼往下看去。
最爱的周助:
我想我已经没有资格获得你的原谅了,因为我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是苍白无力的。但是我还是要说‘对不起,留下了你一声不吭的走掉。’本来我想这样一走了之,但是后来我发现自己做不到。在离开你的日子里,我无时无刻的都在想念着你,贪恋着你的温暖,对于我来说你便是我的全世界。离开你后,我感觉自己就像是被整个世界抛弃了,所以对于你我无法放手。直到现在我才发现我幸村精市是多么的自私!为了让你能够永远记住我,我决定告诉你真相,即便你会恨我一辈子我也在所不惜。
应该没有人告诉你这一切的真相吧,不然这信就没有意义了。
还记得国三那年吗,我生了一场大病。本以为已经痊愈了,可不曾想在一年前又复发了所以我选择了离开,本来我想等病好了再回去。因为不想让你担心所以并没有告诉你。可谁想这次的病情比上一次更加严重,一直无法康复。后来我又被通知要做手术,成功率是上一次的三分之一。医生说手术是唯一的办法,不手术是等死,手术失败还是死,所以别无选择。在手术前,我的身体状况也来越差我明白这次自己不行了也知道手术台便是自己的最终归宿。曾经我逃过一劫,但这次却不行了呢。所以我拜托由纪,让她告诉你我不爱你了,让你忘记我开始新的生活。天知道当这句话从我嘴中说出时我有多么的痛苦。以前我总是幻想着我们会一起白头到老,所以我无法想象你会忘记我。也许是每当人濒临死亡时都会变得脆弱,所以我才写了这封信,希望你可以永远的记住我。我想应该还来的吧,周助你还没忘记我是不是?你还爱着我是不是?
不用来找我,因为当你看见这封信的时候我可能已经离开了。呐~周助你是不是很恨我,毕竟我是那么的自私不守承诺。独自一个人走的潇洒,却留下你一个暗自伤。但是你要记住,幸村精市对不二周助永不变心。这是我幸村精市人生中最后的一个誓言,所以我会遵守请相信我。
周助我希望你可以带着我的份好好的活下去,我不想看见你伤心。那日我看着你决绝的离开我们的家,我的心都在抽痛。当时我多么想出来拉住你的手抱着你告诉你我爱你,可是我不能,那几天我简直要被折磨疯了。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是虽然我无法再陪伴着你保护着你度过剩下的日子,但是你要记住无论你身处何地我永远会注视着你,为你祈求平安。
爱你的幸村精市

Part.4
淡蓝的信纸上晕开了滴滴的水渍,深深浅浅的痕迹遍布在上面。紧握着纸张的手出卖了他此时内心。手指因为过分的用力已经泛着苍白并且不断颤抖,信纸也变得褶皱密布。泪水连续的落下,停止不了。不二周助用袖子擦拭着,粗糙的布料狠狠的摩擦着眼睛,眼球变得通红眼角还有未抹拭干净的泪痕。不二周助张了张嘴发现自己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内心无比的彷徨,他不知道他此刻因该什么样的感情去面对这一事实。是气愤?是高兴?又或者是悲伤?又或者自从幸村精市离开之后他就不再拥有这些感情。一直以来他都带着自己的面具,凭借着伪装骗过了无数的人,连自己也不例外。可如今竟然连这伪装都没有了。
不二周助静静的站着,看着镜中的人举起双手抚上那个面无表情的脸。何曾几时这张脸上也有着令人沉醉的温柔的笑容也有着弯弯的眉眼,可现在就算说再多也无法挽回了。镜中的人儿睁着无神的双眼,曾经如海般的湛蓝也不复存在,有的只是通红的双眼,不断流下的眼泪。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或许是倦了,或许是眼泪流干了,又或许他已经明白了,明白了那个会用温暖的手掌温柔地捧起自己脸颊轻轻拭去自己泪水的人已经不在了,明白了那个疼爱自己的人已经永远的离去不会再回来了,所以自己再流泪也是没有任何的意义了,他不二周助不会做没有意义的事情。因此他用双手捧着凉水不断地往脸上泼打,让自己能够更加的清醒。
他看着镜子里那个面无表情的自己,想要扯扯嘴角。却发现,居然做不到!面部的肌肉就好像坏死了一样,无论大脑发送怎样的信号,都无法对其做出正确的反应。不二周助想要苦笑,不禁在想自己是不是遭到报应了。以前不应该总是拿手冢的面瘫开玩笑,现在自己的状况比他还严重,真是风水轮流转啊。
不二周助回忆着以前幸村精市的笑容,和他自己的笑容差不多,都是那么的温柔,都有着淡淡的疏离感。他伸出手指放在自己两边的嘴角上,慢慢的扯出一个熟悉的弧度。可是每当松开手时弧度也跟着消失了,重复了多次之后他终于够能维持住这个微笑的弧度了。他看着镜中自己笑容就好像看到了那个拥有着紫发的人。不二周助模仿着幸村精市,改掉了自己原有的习惯,微笑时他不再眯起双眼。湛蓝色的眼眸也不再是刚开始时的无神,渐渐地附上了一层淡淡的色彩。是紫色,仔细看去那紫色竟然是一抹紫色的身影。
满意的看了看镜中的自己,他回到书桌前重新拿起那张蓝色的信纸。履平,拿起一支黑色的签字笔在信的结尾处写下一行小字:
精市,你也知道太迟了呢,不过幸好还不算太迟。我不生气了,我决定原谅你了哦!高兴吧?我知道你一定会很开心的。我答应你,会好好的活下去,去游遍我们还未去的地方,你要认真的看着不然我生气就不管你了!还有就是,我会等你,无论你在哪我都会一直等下去。累了便回来吧,回属于我们的家。
不二周助永远爱着幸村精市
放下笔后不二周助将信纸小心的叠好放进原来的信封里,并且重新封好。拉开了一个抽屉把信封压在最下方珍藏。
第二天早上不二周助同往常一样早早的就起床了,帮着不二妈妈一起准备着早餐,脸上仍维持着幸村式的笑容。一家人围坐在餐桌上吃着早餐,但气氛实在是怪异。不二家的其他人总觉得周助变得不一样了,却说不上来有什么不同。最后不二妈妈看着正在吃饭的不二周助好奇的问道:“周助你以前不是很喜欢吃芥末的吗?怎么现在不吃了?”“唉,这个吗,吃太多的芥末对身体不好所以戒掉了。有什问题吗?”抬起头看着疑惑的不二淑子,不二周助面带微笑的看着她。“嗯….没什么,周助好好吃饭吧。”不二由美子看着眼前的一切没有说什么只是叹了一口气,谁叫他家弟弟太爱钻牛角尖了。
早餐过后不二一家人都坐在沙发上,不二周助趁此说出了他准备出去一个人住的打算。不二淑子立刻反对了“周助,你才回家怎么就要出去!留下来陪陪妈妈和爸爸不好吗?”说完用手戳戳坐在旁边看报纸的不二爸爸。不二爸爸则表示孩子长大了,爱做什么就做什么吧。还表示找到住的地方了吗?不二裕太默认,不二由美子对着不二淑子劝道:“妈妈~周助已经不小了,可以照顾好自己了。还有我和裕太陪你,你怎么光想着周助呢,太偏心了!大不了让周助多回来看看你便是。”不二周助继续添油加醋“妈妈,由美子姐姐说的没错,我已经找到住的地方了。不用担心的,离家很近的。以后每个周末我都会回家陪你和爸爸的。”无奈不二淑子只好妥协,拉着周助像交代小孩子一样说了一大堆,不二周助无奈的一一答应,而不二裕太在一旁幸灾乐祸,想不到他一向崇拜的大哥也会有这样的一面。
次日,不二周助拎着行李回到了他和幸村精市的家。心中百感交集,从树下挖出钥匙打开房门。屋内的布上了厚厚的一层灰,走向阳台那里还有着许些仙人掌和矢车菊。不可思议的是仙人掌近乎死亡,而矢车菊似乎还活着。不二周助拿来水壶给它们浇水,希望它们还可以活下来。接下来,不二周助自己一个人打扫着这个家,回忆着以前两个人一起生活的点点滴滴。
此时,东京某医院病房内的一个人终于睁开了双眼。在医院医生护士们大呼奇迹的同时,也开始了关于一系列的康复问题研究。
而在神奈川的某人还不知道有一份巨大的惊喜将要来临。

Part.5
即使过了一年多在两人睡觉的床上似乎还留有着幸村精市气息,令不二周助无时无刻都感觉很温暖,就好像他从未离开过一样。接下来的每一天不二周助都过得无比单调,除了给植物浇水、打扫房间、翻翻从前的旧照片就是出门去欣赏美丽的风景并且拍下来作为纪念。即便生活是这样的枯燥乏味,不二周助也乐在其中。因为幸村精市说了,幸村精市会永远看着他。
不二周助就这样又度过了一个月。
清晨,不二周助外出散步后回家。远远地看见了一个身影站在自己家门口,背影十分的熟悉。直到距离那个身影还有七八米的时候,不二周助才敢确定那是谁。幸村精市,这四个大字呈现在他的脑海里。身体止不住的颤抖,四肢开始不受控制,想要向前拥抱那个身影却无法向前移动一步。而那个身影在门前愣住了,没有发现身后的人也不敢向前。
过了许久,不二周助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精市……”声音很小,害怕大点声音就会使那身影便会消散。在门前发呆的人身体抖了抖,被吓了一跳。半响才僵硬的把头转向身后,嘴巴开开合合了半天才发出声音“周助…我回来了,不会再离开了。”不二周助也终于找回来自己的动作,冲到了幸村精市的怀中,双手紧紧地环住幸村精市的腰身,头埋在他的颈间。颤抖的身躯出卖了他的心里。他呜咽的说出了“欢…欢迎……回来…”幸村精市一手轻拍着不二周助的后背,一手抚上他的脑袋,嘴巴凑在怀中人的耳边温柔的说道“周助乖,不哭了。我们先进屋好不好?”
“……嗯”听见了耳边闷声的回答,幸村精市笑了。
幸村精市把人带进了屋子,坐在了沙发上。不二周助两腿叉开坐在幸村精市的身上,面对着面。幸村精市双手捧着不二周助的脸颊“周助先听我说,你只要回答就好。”不二周助用他湛蓝的眸子盯着幸村精市,嗯了一声。
“周助……那封信你看了吗?”不二周助点了点头。
“那我就接着说了。当时我真的以为自己不行了所以给你写下了那封信,不过现在想来上天还是眷顾我的。由纪告诉我手术后我昏迷了三个月,直到上个月才醒来。然后我又用了一的月来做康复,今天刚刚出院。站在家门口的时候,我在害怕,害怕万一你忘了我,不在爱我,所以我在犹豫到底进不进去。明明不久前告诉你说自己不在了,而现在却又冒出来说我回来了。自己都觉得很可笑啊,我害怕你会讨厌我,以为我是在拿你寻开心。因此,在这之前我也不敢给你打电话。直到看见你时我才发现自己的担心是多么的可笑。呐,周助是我错了,我不该丢下你一个人。以前我们明明在一起约好的,以后无论发生什么都会一起去面对,不会让对方伤心难过。对不起,是我食言了。周助,你会原谅我吗?”幸村精市小心翼翼的问着,生怕哪句说错了惹不二周助不高兴。
“嗤~”不二周助笑了,眉眼弯弯的嘴角也咧开了熟悉的弧度。“精市真是可爱!既然想要我原谅你,不拿出点诚意怎么行~”
幸村精市看着坐在自己腿上笑得狡黠的人儿,身体前倾在那个人的嘴角落下轻柔的一吻。抬起眼帘,看着面前怔住的恋人笑着问“诚意够吗?”不二周助没想到他会来这一招,愣住了。待反应过来时不禁脸红,嘴上却依旧不饶人“嘛,这次就原谅你了。再有下次你就不用回来了!我去找小景,让他养我。”“是~是~不过我是不会给你机会的!不二周助只能是幸村精市的,幸村精市也只是不二周助的。”幸村精市无奈道,宠溺的用手揉乱了不二周助的头发。在对方耳边轻说道“我爱你,周助。”不二周助笑了“精市,我也爱你。”同时吻上了幸村精市。
窗外阳光依旧灿烂,仙人掌和矢车菊相伴着静静生长;屋内温馨依旧不变,幸村精市和不二周助长相厮守。
                                     END
                       希望大家喜欢,谢谢。

评论(1)

热度(3)